来时衮衮去匆匆,结束狂心付化工。大火聚边多跃冶,只轮车上一征蓬。

圆机静会当方寸,冷眼旁观笑热中。今古交驰争似此,纷纷人在纸屏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