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高水底地如掌,朗月清风寄遐想。故人隔我千重山,欲往从之水泱漭。

我逃酷吏为旅人,深思往事还沾巾。欢华满眼倏电逝,中天皎月空如银。

此身于世不殊芥,乃欲胜天争坏败。譬如螳臂奋当车,其死可哀勇足快。

休论朝露与蜉蛄,推排岁月惟酒壶。一杯一杯忽烂醉,何为塞外何为吴?

君诗斗奇穷险状,如堕华严迷指向。濂亭已渺冀州无,二妙传薪供一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