鹘突烟树外,水远山更长。天地有如许,扁舟何处藏。

如何短篷底,结习犹未忘。是时水月繁,不见此夜光。

于今尚无恙,怀袖行可将。我亦流落者,此味惯所尝。

谁能画峨堂,坐我于其旁。